您的位置:首页 > 设计资讯 > IT网络 > 内页

2017两会热点:房地产税立法,开征房地产税不能降房价

核心提示: 2017年3月4日全国两会第二天,北京铁道大厦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委员驻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增速目标,然而机构普遍判断GDP将继续从去年6 7%的增速回落,很多经济学家都预测今年为6 5%左右,不同的声音也随之而起。

近年的“两会”期间,房地产税话题都是一大热点,今年也不例外。这几天,已经有不少人就房地产税是否应该“开征”或者说“出台”进行了辩论。

大家口中所说的“房地产税”,主要是指向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征收的税种。对于这一设想中的税种,以前的称谓是物业税,那是借鉴国外经验,对propertytax的翻译。后来人们发现,在我国已有税种中,房产税与物业税具有相似性。我国房产税暂行条例规定,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免纳房产税。但相比设立新的税种物业税,扩大已有税种房产税的征收范围似乎更具有可操作性,于是,人们逐渐改称这个设想中的税种为房产税。2011年1月,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对部分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之后,人们讨论的焦点变成了房产税试点是否扩围。

但2014年“两会”期间及之后,“房地产税”取代了“房产税”成为大家对这个设想中的税种称谓,而房产税试点扩围的问题也很少被提及了。原因在于,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决定》中没有提到房产税或物业税。主张对个人所有非营业用房产征税的人为符合中央精神,就套用了房地产税这个概念。

从物业税到房产税再到房地产税,概念发生了变化,其实正是改革的方向和内容在发生变化,但一些人却坚持认为,这三个概念都是指向一个新税种——向个人所有的非营业用房产征税(它应该叫物业税)。这让人们困惑不已,以前说物业税,后来说房产税,现在又说房地产税,为什么变来变去?实际上,三个概念的指向是不同的。《决定》中所说的房地产税,明显不是指一个新的税种,《决定》要求的是加快立法而不是加快出台或开征。人们从字面意思去理解,都知道房地产税是一个综合的概念,包括与房产和土地有关的一系列税种。

我国的房地产税体系已经非常丰富,有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耕地占用税、契税等,此外,营业税、个人所得税等税收中也有与房产有关的部分。现在房地产税已经涵盖了交易、保有等各个环节。前述五大税种2015年的收入共计1.4万亿元,全部属于地方税,占地方税收收入的16.9%。既然房地产税已经存在,那就不存在“开征”、“出台”的问题。所谓房地产税将“开征”、“出台”,是一种误解。如果将来要对个人所有的非营业用房产征税,那会以房产税扩围或开征物业税的形式出现,而不会是开征房地产税。

《决定》要求“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应该是指调整、完善房地产税体系。房产税扩围或开征物业税都要在房地产税的整体框架下考虑。加快立法则体现了税收法定的原则。

也因如此,如果房产税扩围或开征物业税,目的不会主要是为了调控房价。

几年之前,人们讨论物业税,有一个期盼是它能抑制房价。现在大家已经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物业税或房产税并不一定具有抑制房价的作用。当税种的设立、税率的确定等事项都需要通过制定法律,税收就更加难以担负调控的功能。那么,房地产税立法及改革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如何公平、有效、适度地筹集财政收入。

从适度的角度来说,我国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GDP的比例为21%,宏观税负已经比较高,那么,如果房产税扩围或开征物业税,就应该有相应的减税措施,以使宏观税负维持稳定。从有效的角度来说,向个人所有的非营业用房产征税,征收成本会比较高。有人认为,房地产税(其实是指房产税或物业税)不能普遍征收,而应有免征的住房或面积,这样的设想很美好,但其实很难实现,这样做会使这个税种的收入较低,相对其较高的征收成本,它会变成一个“低效”的税种。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要向个人所有的非营业用房产征税,很可能会是普遍征收。从公平的角度来说,如果房产税或物业税要普遍征收,那房产少的人感受到的税负痛苦会比房产多的人更强烈,尤其是租房者,他们可能还要承担房东向他们转嫁的税负。随着个人税负增长,居民收入也需要相应增长,如果居民收入增长慢于个人税负增长,那就相当于他们的一部分收入被“抵消”,这也是一种不公平。

因此,房地产税立法及改革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甚至关系到财政收支结构和收入分配结构,并不是简单地开征一个新税种。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面临种种挑战。2016年中国经济全球瞩目,从楼市调控、债务问题到人民币汇率,从实体经济抵御外部环境变化到严控资本外流,种种现象都指向一个命题:2017年,中国经济到底怎么走?

2017年3月4日全国两会第二天,北京铁道大厦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委员驻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增速目标,然而机构普遍判断GDP将继续从去年6.7%的增速回落,很多经济学家都预测今年为6.5%左右,不同的声音也随之而起。有外国的分析机构说,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听说中国的改革红利也枯竭了,这是真的吗?

作为中国经济泰斗,将近九十岁高龄的厉以宁一字一句的说:“你到农村看看,到城里看看,第一个人力资本的革命正在开始,在学习新东西,大量的技工要培养出来,职业技术学校是青年人最受欢迎的选择,很多地方把这个都搞起来了,改革红利一样。从十八大以来,中国的改革进展的多快呀,这是我们天天都能看到,自己不觉得,但是走了一段回头一看,哎呀都走了一大段路了,再往前又是一大步,所以说人口红利新的出来了,我们的改革红利不间断的出来了。”

据统计全国四千万以上是分居的留守妇女,还加上四千万留守儿童。还有四千万留守空巢老人,而现在有一个特别流行的词,叫“城归”,也就是近几年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的人正被农村发展吸引而回到农村,回来创业。厉以宁说,农村的变化速度超过大家的预期,他以陕西汉中缺种茶树的农民举例说:“因为出去打工的很多夫妻俩人他是分居的。据全国统计4000万以上是分居以后的留守妇女,还加上4000万左右的留守儿童,还有4000万左右的是留守空巢老人,这个问题全解决了,儿子回来了、女儿回来了在当地就业了,茶树也种了,而且生产茶效率很好,是富硒茶,有稀有元素在里头,都是变化。结构性调整不会那么快,结构性调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因为要调结构,还要去产能,还有补短板。各种工作加在一起,所以它慢,但是我们看到的变化是这样的。”

今年年初汇率不断波动,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易纲则给大家吃了一个定心丸,他认为,汇率是由市场供求决定,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比较平稳,跟美元、欧元等可兑换货币的汇率比,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性相对较小,和发展中国家货币比,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性更小,所以人民币汇率是非常稳定的汇率,过去10年甚至更长时间,人民币总体强势。他更强调,中国绝不会以贬值来促进出口,绝不会打货币战,因为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总体取向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一个货币总是有浮动的,所以人民币从2005年8.28等于一美元,过去十几年,现在是6.88。这个就很稳定了,全世界你们比一比,比如说过去十年最好的货币,比如说欧元吧。欧元兑美元的区间是0.8-1.6。所以他这个浮动远比我们人民币大得多。”

说完了宏观经济,最受老百姓关注的,莫过于房地产,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楼市定调,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那么,怎么才能让房价真正降下来?最近饱受争议的房产税能把房价降下来吗?全国政协委员、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是这么说的:“你说房地产税是不是能降房价?我认为降不了房价,只能说收点税。”

许家印建议要建立房地产长期限价机制,“最核心几点,我认为还得谈一谈:第一要科学合理的限价;一、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不能全国这么大来统一一个标准,肯定是因城施策的限价。再一个建设标准这是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今天的铁道大厦作为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委员驻地热闹非常,有的委员为了堵记者,一路小跑着上了楼,更多的是,一群记者为了堵委员,蜂拥而上,某位姑娘的发卡挤掉了,还有的小伙子一路护送委员从11楼到电梯,再到门外的小汽车上,大家都想听到经济界权威对目前经济最准确的判断。

 

房产税与房地产税

目前很多人依然在混淆使用"房产税"和"房地产税"两个概念,事实上从近两年国家正式文件或相关主管部门的言论中,都是使用"房地产税"这个概念。

上海重庆两地的"房产税"扩大征收试点,在当时市场过热情况下仓促出台,行政推进色彩浓厚,但实际执行效果差不明显。无论是上海的增量征收还是重庆的高端存量征收,其实际征收税额和两市的是住房规模远远不相配。"房地产税"是以一个新税种的面貌出现,近期讨论的基点都应是房地产税的立法改革,只有进入立法的轨道,相关改革才会名正言顺。

征收难度重重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曾表示,中国的房地产税,是土地国有制下对私人住宅征收的财产税,这在国际上难以找到借鉴先例。即便将来全面开征,规模也远不及私有制下的房产税规模大小。此外,因为目前全国房地产投资持续放慢,加上销售难度大,且住房库存多,也给征收房地产税带来影响。

征收范围和税率如何确定是难题

58同城房地产研究中心负责人指出,全国不同地方的楼市、政府税收、居民收入水平不同,房地产税的征收范围和税率如何确定是难题。同时,是否设置"免征额"也同样是立法难点之一。

文章源自 设计联盟 www.DesignLinks.cn 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创意设计综合网站

编辑:Beach

搜索推荐
设计联盟官方微信
设计联盟官方微信
微信公众号:design_news
扫一扫 订阅最新资讯
回到顶部